| | | 百度

权健医院离职医生:只要患者进门就开秘方药,医生有开药任务

百度 对市民携犬出户未佩带犬牌、未为犬只束牵引带或者未即时清除犬粪的,携犬进入图书馆、博物馆、纪念馆、体育场馆、海水浴场等公共文化体育场所和除出租车以外的公共交通工具以及候车厅、候机室的,城管执法部门应依法查处。

在进入天津权健肿瘤医院之前,夏华(化名)在一家外地的部队医院有过7年的外科医生执业经历。

  2019-06-16,他向澎湃新闻讲述了在天津权健肿瘤医院10个月的执业经历。

  “当时给的待遇还有五险一金比我原来的单位高很多。”因为长期在外地医院工作,老家天津的夏华看到权健肿瘤医院的招聘条件时动了心。

  天津权健肿瘤医院的官网介绍,该院于2019-06-16拿到了二级肿瘤专科医院的“医疗执业许可证”,9月20日正式面向全国营业。

  据夏华回忆,该院刚开业的时候吸引了一大批天津本地的医生加入,“但最终(很多)都走了”。

  为核实夏华所说内容,12月29日,澎湃新闻致电天津权健肿瘤医院记者致电天津权健肿瘤医院,但一名工作人员称要上报领导,如果需要的话会与记者联系。随后澎湃新闻询问该院办公室电话,工作人员称该院办公室电话不对外公布。截至记者发稿前,未收到天津权健肿瘤医院的回复。

  武清区宣传部张姓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天津联合调查组会根据整体的情况进行调查,也包括医生举报线索和记者调查到的情况。调查组会将最新的调查结果通过“津云”微信公号发布。

  “病人都是被大巴车一车一车拉过来的”

  “在(权健肿瘤)医院,只要患者进门,医生就是开秘方药,无论是什么科室。”夏华表示,权健肿瘤医院的医生的考核指标有一项重要内容就是开出医院秘方药的数量。

  “根据医生级别和挂号量,每个医生都有不一样的秘方药销售任务,一个医生挂了多少号,就要开出多少钱的秘方药。一个医生每个月最少也要开出几十万元的秘方药。”夏华对澎湃新闻表示。

  夏华在这家医院工作的的10个月里,同事吴姓医生非常有名。夏华说:“业内都知道他没什么水平,但是人家会忽悠,医院安排一天给他二百来个号,他的业绩是最好的,据他自己说最多的时候一个月能开出五六百万元的秘方药。”

  据夏华回忆,当时权健肿瘤医院并不缺病人,大多数都是全国各地来的权健经销商以及他们带来的人。

  “当时病人都是被大巴车一车一车拉过来的。我开始的时候一天都能挂上百十号人。”

  “当时最混乱的是,不管是哪个科的大夫,只要能忽悠就能出专家门诊。不管什么病人都在那挂号。一个五官科的大夫可以看内科的病人、可以看外科的病人,只要能让病人买秘方药。”夏华对澎湃新闻表示。

  医生是否知道自己开的秘方药是什么成分?夏华说:“我们不知道。”每个月权健肿瘤医院的医生都会被拉到权健自然医学产业基地进行培训。“主要是给我们讲授束总(束昱辉)的发家史,还有权健的产品,怎么卖给患者。”

  同样是在该产业基地召开的权健直销大会,夏华也碰上过几次。夏华对澎湃新闻说:“里面的人跟疯子一样,又唱又跳,各种口号。我都是看一眼扭头就走。”

  “不要说别的治疗方案,就开秘方药”

  然而夏华的业绩却在不断下降,夏华的解释是因为他给患者开出了不是秘方药的治疗方案。

  在权健的秘方药体系中,肺癌有肺癌的秘方,肝癌有肝癌的秘方。医生到底如何给病人开药?

  据夏华介绍,当时包括该院普外科主任在内的许多医生,看到病人拿过病历来,肯定会先确定他是什么病,是哪种类型的肿瘤,也会给一个比较专业的治疗建议。“但是医院知道以后就明令禁止,要求人来了以后,就不要再去说别的治疗方案,就开秘方药。”夏华表示。

  “因为我给一个癌症病人开出的治疗意见是去放疗,当时和他一起来的(权健)经销商就去向束总(束昱辉)告状了。”夏华告诉澎湃新闻,后来给他安排的病人越来越少了。

  而作为一个外科专业的医生,夏华在权健肿瘤医院10个月的时间里却仅仅只做了两台很小的手术,完全不涉及肿瘤治疗。

  据夏华介绍,因为很少有住院病人,当时权健肿瘤医院把内科和外科合并到一起,医院在排班时内外科仅安排一个医生值班,“因为我的执业范围是外科,如果看内科的病人属于违规,当时我就和内科主任产生了分歧。”夏华说。

  这也为夏华的离开埋下了导火索。夏华还曾向当地卫生部门反映该院让外科医生看内科病人的情况,但最后得到的反馈是:去过医院调查后,不存在他反映的情况。

  一个月后,夏华离开了天津权健肿瘤医院。

责编:郭姝婷
分享:

推荐阅读

百度